返回官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读书专题
Category Navigation 模块导航
读书专题

书香助力战“疫” 阅读通达未来 ——艺术与阅读美育展( 二)


       为贯彻落实中国图书馆学会《关于开展2020年全民阅读工作的通知》,创新阅读推广形式,将艺术培育与阅读推广相结合,在第254·23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围绕“书香助力战‘疫’,阅读通达未来”主题,发起2020年“艺术与阅读”线上美育展览系列活动,以共同促进全民阅读的推进和美育教育的开展。我馆在杭州弘雅科技有限公司的支持下,推出“艺术与阅读”线上美育展览系列活动,敬请关注


//



      《绘画中的读书人》是永恒的阅读推广人,他们优美的姿态,专注的神情,永远启发观赏者享受阅读、热爱生活,珍惜和平与健康。这类读书图也是以往读书生活的活化石,记录了图书内容、形制的演变,读书风潮的变迁,读书姿态、家具、环境的时代特点,是形象、生动的图书史、阅读史、编辑出版史。

                                                                             ——王波  北京大学图书馆  研究馆员   《大学图书馆学报》副主编


//


前言

“无古不成今。”

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之所以在演化的超级马拉松竞赛中,一骑绝尘,脱颖而出,皆因人类文化积累的功能,超越了生物基因无为的规定。

文明的演进,无一例外,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站在前人肩膀上的最佳手段,无过读书。

读书,是站在前人肩膀上快速习得人类文化演进的不二法门;

读书,是继承人类精神文化成果丰富自身、长养人格的最佳方式;

读书,能够穿越时空,与古今中外最博大最深刻的心灵无界交流;

“世上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

诚哉斯言!

推广阅读,图书馆的当然使命。

探索多渠道、多形式的阅读,我们一直在努力。

这次展览的主题,是“看得见的阅读”,是另一种“阅读”尝试。

通过中西方绘画中描绘阅读的场景与人物,我们能够“读”到沉迷于阅读的不同情态:他们或站、或坐、或卧,或逐字校对、或快速浏览,或独持一卷,或友朋晤对;可以窥探出“书”在画面中不同角色的转变,以及中西作品传达的不同思维方式和描绘手法。


“澄怀观道”语出《宋书·宗炳传》。(宗炳)叹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在心灵澄澈的状态下,才能体会自然之道。此模块展出的中国画作品多为在山水间手持书卷阅读的场景。在山水中展卷,比在闹市中读书,更有一番雅趣与清欢。


//


文苑图卷  

五代  周文矩 

37.4cmx58.5cm  绢本设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作品所绘琉璃堂人物故事,据考即唐玄宗时著名诗人王昌龄任江宁县丞期间,在县衙旁琉璃堂与朋友宴集的故事,与会者可能有其诗友岑参兄弟、刘眘虚等人。《文苑图》卷绘四位文士围绕松树思索诗句,有倚壘石持笔觅句者,有靠松干构思者,有两人并坐展卷推敲改诗者,情态各异,形神俱备。


山馆读书图页

南宋  刘松年

24.3cmx24cm  绢本设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画面中长松掩映之下,长案临窗,清风徐来,窗外传来书童打扫落叶的声音,间或闻得几声鸟鸣,宁静悠闲,倚案展卷,何等惬意。丛林掩映,竹茂松高,于此间拜读前人名品,是文人雅士汲汲以求的一种生活。对幅有题诗一首:竹篱权闭户,松舍乃开窗,却寓暗门意。不同画院腔,诗书趣有永,风月浄无双,童子劳扫径,足音早断跫。骑缝钤有乾隆皇帝古稀天子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鉴藏印。


秋窗读书图页

南宋  刘松年

25.8cmx26cm  绢本设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这是一幅构思构图颇为讲究的秋景图。在圆形的构图中景物与人物的安排可谓苦心经营:两棵参天高松顶天立地,上部的松枝如盘龙相互缠绕,曲折多变;傍水而建的庭院后有错落有致的山石;画面右部是境界开阔的近水远山,与左部构图严整的庭院景致相对照。画家是以赞美的情绪来描绘秋天景色,平稳的构图增强了画面的寂静感,而红叶与青松的对比用色,微波荡漾的湖水,又在寂静中增添了活力和情趣。此图结构严谨,技巧精到,虽略近李唐画风,但溢于精丽清秀,与李唐沉郁雄壮的格调有别。


山亭文会图轴

明代  王绂

219cmx87.6cm  纸本设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为王绂的代表作,写文人雅士于山亭聚会的情景。该图立意古逸,构图严谨。图中笔墨深厚华滋,在继承元代文人画的基础上揉进了自己的笔意。山石先以枯淡墨皴写,按结构层层加叠,最后以浓重墨勾皴点苔,使整个画面具有苍茫湿润、清灵爽利的特殊效果。

       画上重峦叠嶂,山势险峻,树木丛生,烟霞环绕,颇为壮观。山上小溪泉水流淌有声,山下河中可泛舟,山林间亭台楼阁隐现,这是一处可游可居的幽雅胜境。近景古朴山亭中已有几个文人在论诗作画,山下还有文人或乘舟、或步行赶来应约赴会。山水胜境为文人雅集提供了优美环境,文人雅集又为山水胜境增添了诗情画意。


雍正帝读书像轴

清代  郎世宁 

171.3cm×156.5cm  绢本设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雍正帝读书像》轴中运用了透视学的原理。绘写他端坐于锦垫之上,手捧书卷,默默沉思,仿佛在体味书中三味。此类读书坐像构图最早见于康熙时期,之后成为一种固定的布局模式延续到晚清。故宫清代宫廷绘画藏品中,雍正帝、乾隆帝、嘉庆帝、道光帝、同治帝均有构图相似的肖像存世。


松下读书图轴

张大千  1960年

134cm×68cm  纸本设色

      此幅作于1960年,乃大千在其巴西的居所“摩诘山园”中所作,画中一位古装高士在松下展卷阅读,若有所思,不难看出身在异乡的大千对故土的怀念。

      此作纯以水墨写成,在构图和空间的营造上颇见巧思,右侧松树的枝干粗壮、扭曲,树冠却探出画外,画面上侧一些松枝凭空出现,不知从哪棵树上伸出,在半空中交叉,缤纷乱舞。树干以淡墨画出,以笔势的走向和留白表现出树干的形貌和纹理,再以重墨率意地点上数笔,以表现树干表面的粗糙质感,细瘦的松枝和松针则以淡墨写出,可见画家重在营造氛围,而非精确的外形。松下的高士以细笔画出,造型准确,衣纹流畅,神态优雅,其飘逸之态与松树的粗率形成对比。


读书秋树根图轴

张大千  1939年

设色纸本 

      画作描绘了一位文人逸士端坐于石上,翻阅书籍。大千在此画中对于画面环境的营造,颇见功力。细竹,红树交错穿插,置于人物远处。细竹不加勾勒轮廓,以淡墨写出,树同样以淡墨,但勾出树干轮廓。同时,竹叶墨色变化用以区分前后层次变化,树上红叶,则布置得宜,使画面视觉上力避平整。人物以极细的笔法勾出衣纹,同时注意服饰变化,用淡墨染帽和衣袖处,地以赭石、石绿先后渲染,使画面视觉上更为丰富。整幅画作,既具平淡,又显雅致清丽,体现出张大千具有的深厚传统中国绘画之造诣。


读书仕女图

林风眠  1978年

 纸本设色

      林风眠《读书仕女图》应属林风眠赴港后重画旧作,乃多年风格的集大成之作。画中绿衣仕女侧坐于轻纱幔帐前,鹅蛋形秀丽的脸庞上有着纤细的眼睛、淡淡的弯眉和小小的嘴。她的姿态娴雅文静,眼睑低垂微微颔首,十指纤纤掩卷沉思。背景中的织物,先上重彩,再以特制细笔加白粉,营造出背光透明的纱质感。此画中仕女的绿衣以大面积平涂而成,在极为优美的绿色之上,再以利落的线条勾勒衣纹,后施白粉于袖口和领口,既体现了衣裙的层次感,也勾勒出仕女轻灵的体态。
      在画里,那种融合了唐代人物、敦煌壁画、民窑瓷器、民间剪纸、皮影,乃至莫迪利阿尼、布朗库西等中西艺术风格的人物造型,表达出一种浪漫空灵的情调。仕女包含了一种深闺春怨、轻柔婉约的意态,恰好说明了林风眠的中国文化个性和东方情怀。汉魏壁画的古拙、动势和力量,单纯形式中所蕴藏的丰富内涵,都使林风眠深受感动与启迪,从而使他的作品表现出了生命的跃动与寓丰富强劲于单纯的特质。此画既包含了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古装仕女和雅室布局主题,却又极富现代感,体现了立体主义、表现主义、色彩抽象等艺术理论底蕴,充分展示了林风眠调合中西艺术的成就。


//


      “养心”的前提是对读书保持一种渴求的状态。本模块展出的是西方绘画作品。作品中的读书人或一人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或与亲人、好友共同阅读,探讨。画中的阅读氛围十分浓厚,欣赏画作之后让人忍不住拿起书本,与画中人共同体会阅读的美好。


//


老妇人阅读

扬·利文斯  1621-1623年

木板油画  71.4cmx67.3cm

费城美术馆藏

       1621年,不足14岁的扬·利文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开始进行素描和油画的创作,并结识了著名的荷兰画家伦勃朗。扬·利文斯和伦勃朗有着相同的兴趣和见解,而且两人在绘画上都野心勃勃,正是这种相似的特质,使得两人都欣赏彼此。在此期间,两人共享同一个画室,并且描绘过一些相同题材的作品,这幅作品尤其可以体现出两人间的相互影响。画家采用了同一个色调描绘不同的质地,层次分明,界限过渡自然。老妇人的皮肤呈现出因衰老而渐渐失去血色的苍白,与她身着的红色衣物形成有力的对比,黑色的头巾陷在阴影中的边缘地带,十分自然地构筑起右肩亮部与左侧暗部的分界线。


小丑唐·迭戈肖像

迭戈·委拉斯凯兹  1644

布面油画  106cmx83cm

普拉多美术馆藏

       这位身着贵族服饰的侏儒是升任宫廷秘书的侍从。委拉斯凯兹作为宫廷画师,厌倦了描绘国王一家,却被宫廷中的侍从、侏儒和小丑深深吸引。这幅画中,唐·迭戈残疾的身体,使得书显得十分巨大,但并不滑稽可笑。他的表情庄严而认真,沐浴着画家所投注的人性的目光,使画面显出一种忧郁的调子。


哲学家在阅读

伦勃朗  17世纪

布面油画  卢浮宫藏

       伦勃朗的作品《哲学家在阅读》,大致属于他早期的创作。画中呈现出光的旖旎令人惊艳,这一时期作品中体现的技艺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名声,同时慕名向他约画下订单的人开始络绎不绝。画中的老者,侧坐在窗口前的桌子旁边,他低着头,左手自然垂落,右手握着书卷。两个拱形门洞,仿佛将画面一分为二,极具符号的观感。光从左侧窗户投射进来照亮了老者和桌子,使他们成为了画面的中心。


在阅读的画家的儿子提图斯

伦勃朗  1656-1657年

布面油画  70.5cmx64cm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

      萨斯基亚辞世后,伦勃朗的爱全部倾注在他们的独子提图斯身上。伦勃朗常常反复画他的这个儿子:孩童时,少年时,青年时。儿子的肖像画代表着伦勃朗作品中一些最感人的篇章。这些画作里,伦勃朗用温柔细腻的笔触描绘了一位敏感而且聪颖的年轻人。父亲似乎在儿子成长的各个阶段都在静静地留心观察着,就好像他一直操心着儿子的幸福与健康;在这个世上,这份父爱远胜过对任何其他人的情感。


阅读 

彼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1892年

布面油画  55cmx65.5cm

卢浮宫藏

      此幅作品属于雷诺阿在19世纪90年代早期完成的一批油画作品。通过关注他所处时代的“此时此地”的描绘,雷诺阿将一些稍纵即逝的瞬间变成怀旧的回忆。在构图上,雷诺阿以一种更为轻巧、松散的笔法处理了背景,这与他描绘少女脸庞的坚实笔触形成对比。由此,他能将精致的绘图技巧与更为自由的“印象派”绘画风格结合在同一个画面之中。他以一种柔和的粉色调将整个画面的色调统合起来,虽然这种粉色并不明显,但在女孩的头饰、衣领以及背景中都能被隐隐约约地看见。雷诺阿对光亮色彩的描绘,巧妙多变的笔触,光影的细微差别共同构成了一种温暖的感性。总体而言,这张作品展示了雷诺阿渲染色彩的细微差别以及在特定表面描绘反射光线的能力,这两种技巧是从他80年代后的油画作品中逐渐实现完善的。


读书的年轻女孩(读者)

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  1770年

布面油画  81.1cmx64.8cm

美国国家美术馆藏

       这幅作品又名《读者》。画面中的少女右手拿书,正专心致志地阅读。她坐在一扇窗前,光线照亮了她的脸和身体,在墙上投下淡淡的阴影。她身穿一件有着白色轮状皱领的柠檬黄衣服,她的紧身胸衣、线条优美的脖子、顺滑的头发和系着紫丁香丝带的袖口,衬托出一位美丽斯文的女孩形象。她靠在一个暖棕色的靠垫上,右手小手指翘着,在淡紫色的衬托下更加明显。画面用色很少,且每个纹理呈现不同的笔法。她的衣服是由纺织厚密的黄色和白色组成,而画家对枕头的描绘则运笔松弛。亮丽的黄色和颤抖的笔触与独自阅读的宁静氛围形成鲜明的对比。

       弗拉戈纳尔在用笔和用色来展现18世纪绘画美学方面,胜过他的两位老师——布歇和夏尔丹。在现代人的眼中,这幅作品是一幅不可比拟的高超之作。该画摆脱了对逸闻趣事的兴趣。从严格的定义上说,这幅作品给人以明显的“抓拍”效果。这在18世纪的法国非常重要。它展示了弗拉戈纳尔的个人艺术风格,也是洛可可风格的典型作品。


正在阅读的女孩

乔治·雅克比德斯  大约1882年

布面油画  53cmx40cm

私人收藏

       一个小女孩以十分严肃的态度拿着一份报纸,假装读书模仿成人的行为,她的目光穿过眼镜落在她的鼻尖。在细节的处理上,通过女孩的衣服、脸、手的光影浓度赋予画面真实性和生动性。这幅画所展现出来的阅读是很有吸引力和美丽的。



春天 (阅读中的女子)

克洛德·莫奈  1872年

布面油画  50cmx65.5cm

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

      1871年12月下旬,莫奈搬到了巴黎西北部的塞纳河右岸的城郊阿让特伊。他和其他印象派画家喜欢描绘的诸多场景都可以在这个小镇被找到,这里交通便利,有铁路直通附近的巴黎。在这幅画中,莫奈对真实描绘人物形象的兴趣不如研究如何使用未混合的颜色来表现阳光穿过叶间所产生的效果的兴趣。在19世纪70年代初,莫奈经常描绘他的后院花园的景色,有时也会将他的妻子卡米尔和他们的儿子简描绘在内。然而,在1876年的第二次印象派画展展出时,这幅画更名为《阅读中的女子》。


//


图文来源:弘雅书房微信公众号  

我中心已授权在官方平台开展此次美育展览

文字、图片如侵权请联系弘雅书房微信公众号